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评论 >

关于《美的人》和《普及美学原理》|邱伟杰论美之否定之否定

近日,邱伟杰先生就大家普遍关心的美学问题,作文回应。该文从美学史和美学学科领域涉及的错综复杂的研究方向全方位地做了否定之否定的论述。一切关于什么不是美的判断掷地有声,一切在否定之后显露的美的真谛跃然纸上。

只言什么不是美,美自在其中。

全文如下:

首先,美不是装点,不是门面。它起初是可以吃的,后来是可以看的,听的。

美不是油烟的,不是酱醋的,但这并不意味美不在日常中。美不在合同上签字,美如鸟语花香,只说给相爱的人听,在相爱的人中间不许辜负。

美不可以计算的,按照数理的方式去计算,去下定义,其后果是破镜难圆。如果你不怕用一张女人的照片去置换女人,那请尽情计算吧!

美不是普世的。这个世界没有一,只有万,妄图止于一是要书写一个“正”字。这字必然招致另一个“攵”字来臭气相投,狼狈为奸,成为形形色色的霸权和教门。

美不是劳动的。劳动在千古之前就被用来偿还罪孽,它是注定的惩罚,却不是神圣的恩赏。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大门上钤刻着“劳动神圣”。

美不是经验的,实验的,实证的。人所经历的,不过是从一次丑陋走向另一次丑陋,从一次怀疑走向另一次怀疑。经验之途,不过始终告诫我们,什么不是美。

美不是具体的,因为具体之象不过是空壳,如果不注入抽象的意义,千古江河空流去,万古鲜花空放谢。那床前明月之光,总是被误读为地上之霜。误读啊,难道还有不误读的美好吗?

美不是抽象的,因为凡抽象都是人为的真理在握,你主一义,我主一义,都说自己义薄云天,这吃相不难看吗?

美不是之后的,已然的,过去式完成式的。美也不是进行时,将来时,切割成时间局部的。所以,时尚中没有美,时尚藏着暗杀的尖刀。

美不是劳作的动力,也不是劳作的结果,更不是劳作之上的形而上。如果你一生一世劳作辛苦,如果人类千古万古劳作不息,谁来安慰你?

美不是因为本性之痛而有理由走上神坛。伤口就是伤口,伤口怎么等于悲悯?疼痛证明你活着,活着因为良知,活着却并不等于良知。是良知叫你疼痛,疼痛是良知觉醒的开头。

美不是骄傲的。骄傲的,都是强硬的,强硬的必定要僵硬。一切僵硬的总要穷凶极恶,逼迫人的反被人逼迫。

美不是学术的。把美作为学术,就好比将情人装进福尔马林药水瓶。自从《恋人絮语》出来后,美的表述并不是具体了,而是虚无了。将一切人的抽象具体了,总比将一切人的具体抽象了,要老实一些。

美是无法定义的。想要定义的,首先被定义了。我们是受造之物,我们先已被定义。

用一种不是美可以奴役另一种不是美,因为,归根结底没有一种后来美。

美不是经济的。

美不是政治的。

美也不是文艺的,文艺是美的外套。

美不是形式的。

美更不是内容的。你敢说哪一样内容不是虚妄,不是幻相呢?女幻殊胜,女幻或者就是至丑。

美不是努力的,美也不是懒惰的。

美不是粗暴的,但也不是始终温柔的。

美不是冲突,但难道就仅仅是和平吗?

美不是平庸的,但难道唯有孤独不坠落平庸吗?

美不是基因的,科学的,巫术的,量子力学的,智能非人类的。

美不是阻隔。

美不是对称。

美不是道德。

美不是机械。

美不止是情感。

美难以折中。

美不屈服于人。

美不负责救赎灵魂。

美看不到底。

美不是你们的现象,美也不是你们的本质。

人所能做的是迎接美,归根结底,人是不美的。

所谓美的人,仅仅是恩赐。

分享到:

今日热点
上海相机摄影博物馆在浦东落成,开幕活动精彩纷呈
上海相机摄影博物馆在浦东落成,开幕活动精彩纷呈
齐白石曾孙国画家齐艳芳,现身东莞齐白石真迹展
齐白石曾孙国画家齐艳芳,现身东莞齐白石真迹展
推荐文章
姜昆与父亲学书法